山大主页 | 加入收藏
 
 

党群园地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党群园地 > 正文

方志敏:中国一定有个可赞美的光明前途


目前的中国,固然是山河破碎,国弊民穷,但谁能断言,中国没有一个光明的前途呢?不,决不会的,我们相信,中国一定有个可赞美的光明前途。中国民族在很早以前,就造起了一座万里长城和开凿了几千里的运河,这就证明中国民族伟大无比的创造力!中国在战斗之中一旦斩去了帝国主义的锁链,肃清自己阵线内的汉奸卖国贼,得到了自由与解放,这种创造力,将会无限的发挥出来。到那时,中国的面貌将会被我们改造一新。所有贫穷和灾荒,混乱和仇杀,饥饿和寒冷,疾病和瘟疫,迷信和愚昧,以及那慢性的杀灭中国民主的鸦片毒物,这些等等都是帝国主义带给我们可憎的赠品,将来也要随着帝国主义的赶走而离去中国了。朋友,我相信,到那时,到处都是活跃跃的创造,到处都是日新月异的进步,欢歌将代替了悲叹,笑脸将代替了哭脸,富裕将代替了仇杀,生之快乐将代替了死之悲哀,明媚的花园,将代替了凄凉的荒地!这时,我们的民族就可以无愧色的立在人类的面前,而生育我们的母亲,也会最美丽的装饰起来,与世界上各位母亲平等的携手了。

  这是光荣的一天,决不在辽远的将来,而在很近的将来,我们可以这样相信的,朋友!

  ——摘自方志敏1935年在入狱后写下的《可爱的中国》

  [转送方志敏烈士手稿的背景]  

  1935年夏天,记不得是我自己到生活书店,还是胡愈之同志叫我去的,因我是经常去访友、买书的。我到时,看到胡愈之和毕云程正在焦急,说有一年轻女子送来4封信,是分送鲁迅、孙夫人、李公朴和邹韬奋的。他们接下了致邹韬奋的信(当时邹在国外),内容是叫人到宝隆医院门口取方志敏托交的纸包。那女青年只说方是共产党员,在敌人的监狱中,是别人转托她的。信中还说,请给送信人一百元治病。我们当时还不清楚方志敏是谁,又怕中了敌人的圈套,但又怕如果是真的不去取要误大事。我们商谈结果,决定由我去取。我是作了各种可能发生危险的准备的。我盛装扮成一个阔太太,到了宝隆医院门口,确见一位约十七八岁的姑娘,坐在台阶上。她问我姓名,因我母亲姓宋,就自称姓宋,她听了很高兴,大概她以为我就是宋庆龄了。她说她正在焦急中,说着就把一个纸包交给了我。我当时是问了她的姓名的,可早忘了。我根据来信,从生活书店带去一百元,要交给她,她说,“杭州已解决了”,没有收。我急忙把纸包送回生活书店,由胡愈之交给毕云程。我们是打开纸包看了的,信中说过,前四张是白纸,以后才是密写,需要显形,所以,我取来的只是一包白纸。以后是如何处理的,我就不知道了。事后不久,胡愈之出国,一年后回来,我曾问起这事,他只是含糊其辞,以后就没有再提了。

  1936年11月傍晚,在章乃器被捕的前四五天,突然有一个貌似小官僚的人来找章,因章不在,由我接待,并留他在家吃了晚饭。他说,他同方志敏是同牢的,敌人经过种种威迫利诱,方始终不屈,最后牺牲了,他对方非常钦佩。方在就义前把一本题为《可爱的中国》手稿交给他,要求他出狱后千万交到中国共产党组织。他说:"我不知道到哪里去找,你们救国会一定会知道的,所以转托你们了。"我打开手稿看过,行书带草,墨笔书写,笔锋颇促,与以前看到的信中字迹完全一样。我收下稿件,曾问过他的姓名,可惜也忘了。过了没有几天,法租界捕房把章乃器传去,我知道要出事了,急忙同吴大琨(他那时住在我家)一起,清理救国会文件,予以转移。我突然想到方志敏的手稿,立即打电话给孙夫人,取出来交章乃器之弟章秋阳(中共党员)送去。孙夫人收到后回了电话,那时已是夜里两点钟了。1960年我出差到大连,在旅顺烈士纪念馆看到玻璃窗内陈列着《可爱的中国》,我知道这书有了着落,心里很高兴。

  ——胡子婴《人民日报》1982.12.17

  [简介]  

  方志敏,原名远镇,1899年生于江西省弋阳县一个世代务农之家。他8岁入私塾,17岁时在乡亲们的帮助下进入县立高等小学,在校内时接受新文化运动的影响。1919年,方志敏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江西甲种工业学校机械专业,后因积极组织学生运动被开除,1921年又考入了九江南伟烈学校。翌年,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方志敏加入共产党,并在南昌市郊创办农民协会。翌年,他又到广东向毛泽东、彭湃学习农运经验。1926年秋,北伐军进入江西时,他发动当地农民奋起支援。1927年夏,国民党反共后,方志敏潜回家乡弋阳县,以"两条半枪"起家,发动数万农民于1928年初举行暴动,又于1929年建立红军并逐步扩大。这种在本乡本土就地发动农民创建根据地和红军的方式,被毛泽东称为“方志敏式”。

  1930年春夏,蒋阎冯军阀发生大混战。方志敏利用这一时机率红军独立团乘虚占领景德镇市,迅速把原先只有千余人的队伍扩大到上万人,建立了人口近百万的赣东北苏区。此后,他担任过红十军政委,又任闽浙赣省委书记、省苏维埃主席。这块面积不大的苏区,在敌人数万重兵的四年"围剿"中始终屹立,成为保卫中央苏区的战略右翼。

  在家乡赣东北经过七年苦斗后,1934年末,方志敏接到中央军区命令,要他和刘畴西等率红十军团北上进入皖南,以掩护中央红军向西长征。红十军团一万余人孤军进入皖南后,连遭围追堵截,有耗无补,损失极大。1935年初,部队折返皖赣边界,遇敌拦截被冲为两段。当时,方志敏带领前卫800余人已冲出包围圈,见大部队未跟上便要返回。师长粟裕和其他同志要方志敏先去赣东北苏区,他们回去接应。方志敏却下命令让他们先行,自己率十余人趁黑夜潜入包围圈,在生死关头以高度的责任心自愿走上最危险之路。

  方志敏找到大部队后马上组织突围。带伤的军团长刘畴西指挥出现犹豫,遇阻击未坚决冲锋而是折回再找路,敌军乘势收紧了包围。天黑后,饥疲不堪的方志敏在山坡上燃起两堆大火,向四周大喊:"我是方志敏,快出来向我靠拢!"这样,他又集合起不少分散躲藏的干部战士,并将他们临时编成一个团。天亮后,众多敌军压来,部队再度被打散。方志敏两日水米未进,藏进一个柴窝,不幸被敌搜出。他被押到南昌后,蒋介石曾亲自出面劝降,方志敏则表示:“为着共产主义牺牲,为着苏维埃流血,那是我们十分情愿的啊!”1935年8月6日夜,他被秘密处决。

方志敏在狱中


版权所有:山大药学院 Copyright 2007-2013
    地址:济南市文化西路44号 电话:0531-88382017 传真:0531-88382548 E-mail:pharma@sd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