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体天地


乡关何处是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29日 00:00  浏览次数: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无意间忽然想起这句诗,突然感到几分苍凉,故乡于我似乎很远很远了。乡情是一杯略带苦涩的酒,让你忍不住呷啜,又不能痛饮。
烟雨江南,小桥流水,那远在南方的故乡,那里承载的是什么?叶落归根,梦想,亲人,抑或其他?故乡于我似乎是人生旅程中的一个小站,偶尔停下来驻足歇息,很快又踏上了一段新的人生征程。
想起周作人写的《故乡的野菜》“黄花麦果通称鼠曲草,系菊科植物,叶小微圆互生,表面有白毛,花黄色,簇头梢生。春天采嫩叶,捣烂去汁,和粉作糕,称黄花麦果糕······”这种野菜在江浙一带的田垄地头随处可见,不过在我的家乡捣烂去汁和粉并不是做成糕,而是做成青团,和的是糯米粉,里面包的是各种各样的馅,可以是红糖加芝麻花生仁,也可以是炒熟的肉馅。记得小时候,外婆把面和好后,我嚷着也要自己亲手做,我就弄一团糯米面,然后揉啊揉,弄成一个小碗状,然后把馅放进去,不知道是馅放多了,还是面太少了,我做的青团总是会破,露出了里面的馅,没办法,只好再弄点面补上,结果我做出来的青团不成样子,再看看外婆做的,几乎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出来的,每个大小基本一样,而且没有露馅的。为了不再糟蹋粮食,我只好歇手,看外婆做,只等着吃。终于要上锅蒸了,外公早已烧好了水,外婆在烧开的锅上架一个竹饭夹,再在竹饭夹上放一块水纱布,防止煮熟后青团粘在上面,然后她把青团挨个放上去,每个之间留有一定的空隙,防止粘在一起。我等啊等,闻见缕缕香气从锅里飘出来,终于可以出锅了,外婆说先放在外面冷一下,太烫了,我可等不及了,外婆只好先给我一个,放在我的小碗里。看着我那狼吞虎咽的样子,外婆在一边不禁笑了。其实我吃不了多少,糯米做的食物特别粘人,最多我吃两个就再也吃不下了,而外公特别爱吃糯米做的东西,他可以吃七八个。

还有一种野菜,家乡人称作花草,或草紫,学名是紫云英。单听这名字就令人无限遐想,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植物,是花还是草?那是农人播种在水稻田内,用作肥田的一种植物。可采其嫩茎食用,味鲜美, 似豌豆苗。紫云英的花是紫红色的,当 她盛开的时候,“几十亩连绵不断,一片锦绣,如铺着华美的地毯,非常好看,而且花朵状若蝴蝶,又如鸡雏”周作人在他的文章中如是描述道。那时,我和小伙伴会在开满紫云英的稻田里采许许多多的花朵,然后做成一个花球,特别好看。紫云英还可以炒年糕吃,味道特别好。
每年的三四月份便是杨梅成熟的季节,一场春雨过后,故乡的杨梅便也成熟了。那一颗颗紫红的杨梅直让人流口水,放进嘴里,轻轻一咬,汁水就流出来了,甜中带酸,酸中带甜,让人永远也吃不厌。 不过杨梅的酸还是很厉害的,而这酸味需等到我们吃完杨梅,再吃别的东西的时候才能体会到,那时吃杨梅吃多了,才知道牙齿都酸了,软了,连豆腐都咬不动了。杨梅存放的时间很短很短,刚摘下来的杨梅放一个晚上就不好吃了,如果天气坏点的话,一个晚上过后,就会发霉了,因此聪明的家乡的人想出了一个很好的办法----泡杨梅酒。就是把杨梅泡在白酒里,如果再放些白糖, 味道会更好,更甜。杨梅酒可以存放好几个月,一直可以放到仲夏,而且吃了可以消暑。知了的鸣唱拉开了夏天的帷幕,唱响了盛夏的恋歌。南方的夏天永远是那么热,这时,为防止我们这群小孩中署,每个燥热的晌午,外婆总会给我们这群小孩每人吃一个酒泡的杨梅,而外婆也会泯上几小口杨梅酒,有时脸上会泛起红晕,仿佛羞涩的少女,觉得这时候的外婆好美好美。
在那样一个回首的刹那,时光停留,永不逝去,在紫云英和杨梅的淡淡清香中,我心中充满你给我的爱与关怀。
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个地方让我魂牵梦萦,只因为那片土地承载了我童年所有的快乐,那里有挂念我和我挂念的人。如果有一天,那里的人不在了,只剩下一座老房子,那该是何等的苍凉,也许到那时,凭窗而立,总是会记起那一抹残阳,苍凉而美丽,然而,一低眉,一抬眼的瞬间,便已是暮色四合。就让我现在享受这还存在的安宁与温馨。
当星星系好我们流浪的鞋,我也该给生活打一个诗意的结。曾经,那片天,那些人,那些岁月······心便有了几许叹惋,几许缠绵,几许落寞,几许回环······闲愁都几许?终不过,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岁月流转,曾经的温暖,在记忆的角落,散发淡淡馨香,风起时,泛起阵阵涟漪。
望断乡关知何处?羡寒鸦,到黄昏后,一点点,归杨柳········
(文:魏然 09级临床七年1班)
 
上一条:那方天空,始终有你守候
下一条:那些回不去的时光——写在挚友生日之际

关闭


版权所有:山东大学药学院 Copyright © 2017 地址:济南市文化西路44号 电话:0531-88382017 传真:0531-88382548 E-mail:pharma@sd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