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体天地


悼念早逝的母亲——拜怀德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29日 00:00  浏览次数:
注:母亲去世不足二十岁,我两岁,音容无存,千秋嗟叹写此诗我泪流满面,难以释怀。
  
  母亲呀母亲!
有人说您像我 也有人说我像您,
  我却像呆呆的木头 不知该怎么说,
  又像一块滚烫的石头 流过我心中的河。
  
  母亲呀母亲!
  据说,您生下了我 就病体恹恹
  艰难地度着日月。
  我是一个爱哭的孩子 哭得撕心裂肺 哭得死去活来
  您不停地哼唱着:“天惶惶,地惶惶,我家有个夜哭郎……”
  却也无可奈何。
  因为您明白:孩子的哭闹不是疾病就是饥饿
  然而,瓜蔓受到疾病和饥饿的煎熬 瓜蛋必然受到折磨。
  终于,您忍受不了人世间的饥寒交迫 去另一个世界寻找快乐。
  每念于此 我便揪心地疼痛
  面对您没听说过的锦衣玉食
  难忍!难忍!一汪汩汩的水 直淹心窝
  罪过!罪过! 一种无法弥补的罪过
  鞭笞着我。
  
  母亲呀母亲! 血肉相连的母亲!
  人生短暂, 您我相聚不到两年,
  难道您的一生是为我而来 因我而去?
  天地之间莫过生死
  我却不知母亲是那年那月那天去 也不知我是那年那月那天来!
  
  母亲呀母亲!
  童年稚嫩 同伴们一块儿嬉戏
  闻到妈妈呼唤的声音 鸟兽散去
  我却像一根直立的冰棍 怅望着 不知去向哪里 向隅而泣
  母亲呀母亲 你在哪里?!
  
  也许,您曾经说过:要到一个遥远的地方
  暂时让太阳照管我, 管我的吃,管我的喝……
  
  无知的我 等待!等待!
春去秋来,岁月如水流过,
  望穿汪汪的两只眼窝,终不见母亲的回来。
  也许,您临走时
把一切都交给了我,您的肉,你的血,您的智慧,还有您跳动的脉搏。
  然而,由于匆忙,您没有留给我您的眼,您的发,您的嘴唇,还有您动听的歌。
  
  1991年元月23日
  父亲的葬礼 远近亲朋几百号人 长孝伏地
  刨开您46年前留下的瘦骨嶙峋
  我默默地摆来摆去 期望出现神迹
  醒来!醒来! 哪怕是短暂的一瞬
  用幻觉慰藉一颗46年来凄苦的心
  您却一动不动 安详地沉睡
  我决堤的泪水 奔泻着,冲去您白骨上的浮尘
  还有旁边的几百号人 一起流泪。
  
  如今
  六十年过去了 我老了,
  母亲却依然年轻风采,像一朵白色的玫瑰,在一个隐秘的地方,
  微笑着,看着我。
  
  一个神圣的名词,过去从未叫过,
  “妈妈呀妈妈,亲爱的妈妈,”
  听我静静地诉说,诉说……
  光阴易逝亲情未了,白发如霜,思念犹深。
  对着镜子 我看不见我 泪眼滂沱
  迷离中 我看见了母亲
  一腔炽热的血 汹涌奔波。
 
上一条:妈妈,我想对你说
下一条:妈妈,突然好想你

关闭


版权所有:山东大学药学院 Copyright © 2017 地址:济南市文化西路44号 电话:0531-88382017 传真:0531-88382548 E-mail:pharma@sd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