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体天地


“青春有梦 山大有我”获奖作品之《我的青春我的梦》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29日 00:00  浏览次数:

夜幕渐渐围拢,远处的山峦勾勒出浅浅的黛色。轻靠着冰凉的石栏,屏息捕捉着风声中隐约可闻的人声鼎沸、夜市繁华。几盏灯光如豆,几处醉里忘忧。斯夜,山中。

——2013年清明夜写于泰山

清明入夜,本该是扫墓事毕,人各归家的时节,而我却由于求学的缘故,不得不独在异乡,唯有携一壶清酒,邀二三友人,登高峰,哀逝者,壮志酬。

从去年入校到今日清明,七月有余,无波无澜,就连第一次离家带来的独在异乡为异客的乡愁,也早已被山大的多姿生活冲淡至隐约。济南厚德大气,山大包容自由,药院温暖亲切,能归属于此,我心怀感激。

回想起去年暑假,那一声哀乐敲得我浑浑噩噩,手足无措。感觉就像生命的影像在缓缓播放时,突然被人给剪断了胶片,你的人生跟着也被卡在了那里。身边好好的一个人在上幕戏里还精神抖擞的,却活不到下一幕戏,永远的搁浅在了我的记忆当中。也许,正是这一声哀乐,让我认识到了生命是多么的脆弱。就这样,像是无意间的误打误撞,又像是冥冥之中的早有定数,我来了山大药院。后来啊,填志愿的时候,我问我自己,为什么选择山大,为什么选择药院,“心存恻隐之心,普救含灵之苦,让生命不再沉重”。这种大义凛然到近乎冠冕堂皇的说法居然是我选择药学最重要的理由。

这个理由听起来幼稚而荒谬,就像一个小孩挥舞着拳头说“我要成为世界首富”,最终却只是案牍劳形、碌碌无为。但是,那又如何?即使到头来这只是个梦,但就是这样一个梦能让我在每一次摔倒之后仍然有足够的气力重新站起来,能让我在每一次迷路之际仍然能朝着一个方向继续前进,这就足够了。

填志愿的时候,除了我自己,周围没有人支持我,有人说药学“学的比临床苦,干的比医生累”,也有人说“药学是高三读到老”,更有甚者说药学“do the most of the work; get the least of the money”,但是,不管怎样,就像张爱玲说的,每一条艰难的路都有不得不为之跋涉的理由,心中的最强音让我有足够的理由去年少轻狂一次。青春不就是这样吗?不撞南墙不回头,不到黄河心不死,就像今天,我们一帮“中二青年”在天气预报中的红衣大姐明确交代清明有雨的情况下,还毅然决然地,登泰山、喝北风、看日出。

“天空中没有留下鸟的痕迹,但鸟已飞过”这是一个很容易让人犯二、经常吃亏的理由,但是,同时它也是所有心中绿意盎然的人们独一无二的特质。

就这样,凭着这种无所畏惧的犯二特质,我来到了山大药院,就这样,我遇见了智慧亲切的书记,遇见了博学认真的教授,遇见了明明大不了我们几岁为了管教我们俨然一个大妈的张姐(我总是想对耐着性子看管我们的张姐表示最崇高的敬意!),遇见了一帮性格鲜明得可以去演台湾偶像剧的同学,还有三个奇葩的活宝舍友。

对于青春,对于梦想,我越发深味了弗罗斯特的那首小诗“我选择了另外一条路。它荒草凄凄,十分幽寂,显得更诱人,更美丽;虽然在这条小路上,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我们这一代,总喜欢选一些惯性思维中的小路,但我坚信,走着,走着,就能走出一条大路。

泰山日观峰的雾气很大,寒风阵阵。同行的友人一边冻得瑟瑟发抖,一边热火朝天的玩着“真心话大冒险”,我突然觉的有这些活宝,我的青春应该不会太寂寞。山顶旅馆有经验的老人告诉我们今天不会有日出了,尽早下山,免得遇上清晨游客上山的高峰。一路下来,天空渐渐泛白,景色也明朗起来,路上春色正好。虽然错过了泰山的日出云海,但是我一点儿也不后悔,因为:

有梦想的地方就一定会有日出。(作者:药学院2012级1班胡华杰)

 
上一条:有一种梦想是绿色的
下一条:妈妈,我想对你说

关闭


版权所有:山东大学药学院 Copyright © 2017 地址:济南市文化西路44号 电话:0531-88382017 传真:0531-88382548 E-mail:pharma@sd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