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体天地


【征文】不曾见过你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3年09月26日 00:00  浏览次数:
引子
  大亮山,位于云南省保山市施甸县西南部,地处该县东面的姚关、南面的旧城、西面的酒房乡之间,最高海拔2700米,总面积超过10平方公里。对比祖国西南的众多大山而言,大亮山并不出名,然而,因为一位老人、一位从地委书记职位上退休下来的普通老干部,大亮山的名字被传遍祖国的大江南北,大亮山在人们的心中已经成为了一座镌刻着传奇的丰碑。

呼呼的山风吹过耳畔,引得这山头大片绿得出汁的雪松沙沙作响,仿佛是那个老人在巡视他亲手种下的山林。我的脚下是云南省大亮山的山腰,我要去寻找一位大山之子的故事。
这是一个时代孤独的背影,他埋首荒山辛勤耕耘,只为将荒山变绿荫!
这是一个执着沧桑的殉道者,他为了兑现自己当初“为当地群众做一点实事不要任何报酬”的承诺,扎根大亮山,义务植树造林,一干就是22年,临终前将价值3亿元的林场无偿上缴给国家!
这是一个共产党人的坚守,一生中全意为民,大公无私,家人无一人得以“农转非”,无一人得以“受照顾”找工作,心中只有百姓!
记忆中的善洲老书记
奶奶喜欢给我讲故事,讲遇到那位老人的故事: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夏天里家家户户农忙,家里家外也都赶赴田里拉线插秧。当时的老地委书记杨善洲亲自下乡调查就在施甸县甪里村,田间地头一时间热闹了起来,老书记和奶奶村里的乡亲们握手之后,撩起裤脚和袖子,教起大家插秧来……时至今日,已是八十高龄的奶奶仍然铭记这段久远的记忆。
爸爸给我说过一个保山的民谣:。“杨善洲,杨善洲,老牛拉车不回头,当官一场手空空,退休又钻山沟沟,二十多年住深山,呕心沥血办林场,创造资产超亿元,分文不取乐悠悠……”
妈妈的营业柜台上放着一打加框照片,照片里的人注视着这条街区许多迎来送往的一切。其中放在最前面的是一位老人的半身像,下注一行小字——原保山市地委书记杨善洲88岁留影 。尚在家乡读书期间,每天看着这位老人和蔼慈祥的面容,心情不禁也从容了几分。妈妈用淳朴的话语对我说:那是一个好人,一个不正常的好人。。。。。。
2010年10月13日,在杨善洲去世后的第三天 ,当时尚在读高二的我,透过施甸一中教学楼的的窗户,看到了护送杨善洲骨灰的车辆,长久不绝,缓慢行驶时,还有那道旁拥挤的人群……
这就是我记忆中零星的关于那位老人的所有,这一切来自我周围最淳朴声音对这位老人生平的回答。我不曾见过这位老人,但有关他的各种事迹我从小听到大,在祖国西南边陲的小山沟里,我不敢相信,有这样一个神奇而伟大的人,竟离我这样近!我不敢相信,在当今时代,教科书上像孔繁森、焦裕禄这样的人竟还存在!
我心怀着好奇:这到底是有着怎样坚定信仰的人,以至于如此传奇?我决定上山一趟!
此刻只余你的身影
上一次大亮山交通不便,到县城客运站一问,许多便客司机都不愿意去那里,直线距离有30多公里,虽然现在杨善洲出名了,去的人多了,但是山路却仍然难走,甚至还有些危险。我一听,急了,幸好旁边有一司机给了我可行的建议,他让我先搭车到万兴或是姚关,然后在从那找上山的师傅搭便车。于是,我直奔善洲林场方向而去。
过了万兴,逐渐靠近善洲林场,沿途上,车窗外的风呼呼作响,漫山遍野的松树郁郁苍苍,司机告诉我已经进入大亮山范围了。原来这些树林就是当年老书记亲自耕耘出来的,沿着盘曲蜿蜒的山路一路驶去,云贵高原上冬天特有的艳阳铺洒下来,我仿佛看到善洲老人亲手抚摸那些争着沐浴阳光的树苗的情景,那样安定的力量,充斥心田。
车停了,终于到善洲林场了,看得出来,善洲林场总部经过了一番改造。远远的就看到善洲老人的塑像,面上的皱纹刻画出了一种深沉之感,他的眼神凝望着山的下方,好像是在凝望着这片他深爱的土地。
解说员姐姐见到我,迎过来要免费为我介绍杨善洲的生平和善洲林场的故事。 首先我们走到善洲老人在六十岁退休后进入大亮山住的宿舍,一张木质的床,仅用四个树枝桠就支撑起来。一件蓑衣,厚实而沉重,让人想象着老书记披着它穿梭于大亮山丛林之间的情景。整个木头房的建筑结构像是解放初期的贫民房,到另一间房间去,那是善洲精神里另一个传奇写照——初上大亮山之时,善洲老人就在这儿召开了“火塘会议”,开启了大亮山荒山变绿洲的神话。
我不知道善洲老人的这一生应该称作是怎样的写照,有人说他的人生是一个共产党人六十年的坚守,自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到2010年去世,在位时,兢兢业业,只想着为民做好事了。坊间流传得最盛的就是他当官当到保山市最大的官,至今为止他的家人却都是农民,据说有下属官员曾给他的家人办“农转非”,那个手续单竟压到他卸任也没有再动分毫;最不可思议的是他的二女儿在读书期间第一年高考落榜,去求父亲托关系给她找老师,善洲老人对其置之不理,让女儿自己回去再考,绝不滥用职权!
到了善洲老人的墓旁,那洁白色的大理石就好像老人为官两袖情风的写照,感念于此,不禁感慨,这不正是为官者当尊崇的榜样么?解说员介绍到这里埋葬的只是善洲老人三分之一的骨灰,根据老人遗愿,另外两份——一份安放在了姚关清平洞,一份葬在了祖坟中。我想这或许是老人一生的追求吧,在姚关这片养育善洲的土地里,善洲退休后回乡建设家乡以回报家乡人民;在落叶归根的同时,又把希望寄托在他辛勤耕耘了三十年的山林里!
时代孤独的背影
“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在看到采访杨善洲生前的视频资料时,我不由得留下了感动的眼泪,我只知道他以种树而出名,却不知在退休后,他仍然心系百姓,姚关附近的村民遇上不平之事找到杨善洲时,他总是站出来为民上访。
我突然想起妈妈常念叨的那句话:“杨善洲是一个不正常的好人!”尽捡着吃亏的事情做。
杨善洲是正常的,他所做的不过是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该做的事情。
杨善洲是正常的,他仅仅是做对了为官者该做的事,两袖清风,大公无私。
杨善洲是正常的,他并不是拯救大众与水深火热中的钢铁侠。
杨善洲是不正常的,这样一个人,居然能当到地委书记,而且能干20年,实在是违背常识。
杨善洲是不正常的,这样一个人,在历次运动中居然幸存,实在是匪夷所思。
杨善洲是不正常的,这样一个人,居然没有因公殉职、没有积劳成疾而死,得其天年,实在超出我的想象力。
正常的人,正常的事,在不正常的时代和地方,就成了不正常。不正常的人,不正常的事,在不正常的时代和地方,就成了正常。所以,杨善洲是正常的,又是不正常的。
这样一个纯粹的人,让人看着感动。我始终坚信在中国五千年文明的历史长河中,从不缺乏这样纯粹的人,他们可能在这儿,可能在哪儿,在某个角落里,人性的光芒辐射到周遭。而正是这些隐藏在历史背后的人,积累着中国的正能量!

后记:杨善洲(1927.01—2010.10),云南省保山市施甸县姚关镇人,2011年9月20日,在第三届全国道德模范评选中荣获全国敬业奉献模范称号,2011年度“感动中国”人物,从事革命工作近40年,曾担任保山地委领导,两袖清风,清廉履职,忘我工作,“良知”从未打瞌睡,为了兑现自己当初“为当地群众做一点实事不要任何报酬”的承诺,退休后,主动放弃进省城安享晚年的机会,扎根大亮山,义务植树造林,一干就是22年,建成面积5.6万亩,价值3亿元的林场,且将林场无偿上缴给国家。
作者:2011级赵如淞 (此文获得“实践归来话成长”征文大赛一等奖)



杨善洲小屋


杨善洲之墓


我们的走访



郁郁山林


 
上一条:【校长讲话】自豪与梦想
下一条:【征文】走近“星星的孩子”

关闭


版权所有:山东大学药学院 Copyright © 2017 地址:济南市文化西路44号 电话:0531-88382017 传真:0531-88382548 E-mail:pharma@sdu.edu.cn